• <noframes id="c08p8"><object id="c08p8"></object></noframes>
      <wbr id="c08p8"></wbr>

      logo logo

      微博

      微博

      微信

      微信

      APP

      APP

      首頁 > 專題

      韓啟德院士作《醫學是什么》醫學人文專題講座

      時間:2019-01-06 02:55:41   點擊數:0   來源:拉薩新聞網

        正視現代醫學的局限,回歸關懷人性的溫暖。近日,全國政協、九三學社中央主席、中國科學院院士韓啟德為復旦大學基礎醫學院的學生做了《醫學是什么》的醫學人文專題講座,也正式拉開了我校“人文醫學”系列課程的序幕。300余名醫學生以及《醫學人文導論》《正誼明道:醫學人文素養導論》的相關授課教師聆聽了講座。

        韓啟德院士以《大學》中的“物有本末,事有始終,知其先后,則近道矣”開篇,從軸心時代以前“有醫術無醫學”談起,縱貫古今中外,以社會和生產力水平等時代環境因素對醫學的影響為線索,回顧中西方醫學的發展歷程,并以一張折線圖總結了傳統醫學和現代醫學在中西方的發展軌跡,知醫學史,為醫學生闡明了醫學的發展史。

        進而,韓啟德院士又與醫學生們探討了醫學的科學、人文和社會屬性。他講到是整合性的巨復雜系統,生命又具有不確定性,目前臨床循證的困境在于一方面多數疾病的診療無證可循,另一方面掌握的疾病發生概率與又與個體實際存在偏差。所以臨床決策依然是經驗性與藝術性的整合,行醫也是“一門以科學為基礎的藝術”,而醫學的發展需要更多科學技術前沿領域的交叉研究。

        同時,當今世界既是一個科技引領的時代,也是一個召喚著人文精神的時代??茖W精神就是求真的人文精神;而人文精神就是求善的科學精神,這二者之間具有天然的內在聯系,兩者的交融既是社會的需求,也是我們時代的需求。醫學的人文屬性決定了醫學的價值既有客觀又有主觀標準,客觀上醫學的發展延長了壽命,改善了生活質量,對生產力、經濟和社會產生巨大推動作用,但主觀上人們的價值判斷卻并不平行。正如羅伊波特在《劍橋醫學史》中所說:“在西方世界,人們從來沒有活得那么久,活得那么健康,醫學也從來沒有這么成就斐然。然而矛盾的是,醫學也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招致人們強烈的懷疑和不滿。”醫學既治病又治心,對技術的盲目自信和對醫學的過度期許,拉遠了醫生和病人的距離。韓啟德院士認為,醫學的發展重要的是盡力改善生活方式,而不是把主要責任賦予醫藥。

        關于醫學的社會屬性,韓啟德院士講到,一方面醫學和生活方式、生活環境、社會環境、經濟環境、基因、醫療衛生服務等諸多社會因素緊密相關,共同影響健康;另一方面醫學技術發展也存在社會倫理問題:醫療技術發展引發的醫療費用快速增長,超過社會經濟和個人的承受能力;醫學享用程度受身份和社會地位影響,加重社會不公;醫學技術發展方向影響醫療資源分配、總體效率與社會心理。此外,資本浸淫醫學學術現象也值得警惕。

        韓啟德院士指出,現代醫學在許多疾病面前仍然是無能為力的,致病微生物幾天甚至幾小時就換一代,基因適應性遠比人類先進,人類在傳染病和癌癥的預防和治療等方面仍然有很長的路要走。但是,互聯網、大數據、人工智能等技術的結合,可能促進傳統醫學與現代醫學的整合,迎來人類醫學發展的第三個階段?;诨ヂ摼W和大數據收集基礎上的人工智能技術,能讓醫學對現代科學所得到的還原性研究成果的綜合能力大大增強,為傳統醫學和現代醫學的結合提供可行路徑。

        在講座最后韓院士講到,人們對現代醫學的不滿,不是因為她的衰落,而是因為她的昌盛;不是因為她沒有作為,而是因為她不知何時為止。人們因為成就生出了傲慢和偏見,因無知而變得無畏,因恐懼而變得貪婪。常常忘記醫學從哪里來,是如何走到今天的,缺乏對醫學的目的和要到哪里去的思考。醫學是什么,這看似觸發永恒的哲學追問,其實就是“醫學人文”需要解釋的問題。韓院士勉勵在座各位醫學生不忘醫學的初心,不管醫學技術如何變革,相信醫學始終是人類情感和人性的表達。

        講座結束后,基礎醫學院院長湯其群向韓院士贈送了課程紀念證書,醫學生向韓院士贈送了原創詩詞作品,表達后輩學子的敬意。

      編輯:拉薩新聞網

      推薦閱讀

      更多

      现金21点